欢迎来到世界名人网

客户服务 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新区 > 美食 > “我曾经网恋过一个姑娘,后来……哦,没有后来 ”

“我曾经网恋过一个姑娘,后来……哦,没有后来 ”

2019-02-13 来源:夜谈三事  浏览:    关键词:情感,两性

谁不想遇上这样一个女孩呢?聪明,狡黠,明丽,动人,像一抹躲不开的阳光,让人从里到外都是暖暖的。

遇见桑桑的那年,我十八,刚刚从高考的悬崖上跌落,是她充溢那幼稚的安慰让我的心慢慢宁静下来,可是你置信么?迄今为止,直到我曾经结婚生子,我也从未真正见过她一面,若不是电话那头甜美而又甜皮的声音,我都狐疑她的一切能否只是我的臆想。

于是,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的所谓网恋,在桑桑的身上破例了,那个时分我以至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可是哪怕每天只是在QQ上看见她,也会觉得很快乐。

后来我跟她告白了,她没同意。

我不明白,她明明对我有好感,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通知她,我愿意等。

知道这件事的朋友都骂我是傻子,为了一个不曾见面的姑娘失魂落魄,我不服气,拿出桑桑的照片大声嚷嚷道:“看见没看见没?”然后宝贝似的捧在怀里痴痴傻傻的道:“这是我媳妇!”记不得这曾经是几次告白被拒绝了,不过还是会觉得很难过,我说,桑桑,你置信自己的心会死啊?她说,周舟,是你看不清自己的心。

我无语,直接挂了电话,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

又过了许久,我都忍住没给桑桑打电话,她也够狠,一点都没跟我联络。

最终,我还是败下阵来,拨通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她的语气很欢乐,但是却是兴高采烈的讲述着另一个人怎样怎样的好,我越听越觉得心酸,明明眼泪都曾经掉了下来,可是还得伪装着很快乐的听着,我故意疏忽着关于那个男人的一切,却还是记住了那个男人喜欢穿格子衬衫,那个男人抽烟的样子很帅。

于是,我也喜欢上了穿格子衬衫,也学会了怎样帅气而又漂亮的抽烟。

桑桑就这样简单而又不简单的活在我的世界里,每当我想她的时分就和同事的小姑娘开开玩笑,变得越来越油腔滑调。

小姑娘们一个个嘴上都说没每个正派可下班了还是愿意和我混在一块,其中有个姑娘名字叫桑若,和桑桑明明是截然不同的容貌却总能给我相似的觉得。

在朋友的撮合下,我追到了她,带她做各种事,对她各种好。

或许是由于身边有了人吧,和桑若在一同以后,我很少再去和桑桑联络,我想她一定也陪在那个穿格子衬衫的男人身边,笑容如桑若普通绚烂。

不过,假如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那天,桑若的父母来看她,我被桑若拉去见面。

席间,桑若的父母很是热情,让我恨不得立马就拉着桑若去办证,可是,我不能。

谈笑间,桑桑忽然打过电话来,来电显现是我从未换过的“老婆”,我看到桑若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很懦弱,那紧握着我的手也变得有些哆嗦。

我果断的掐掉电话,心神却有些恍惚,桑桑简直从不主动给我打电话,可是每打一次都表示遇到了很难过的事。

我开端如坐针毡,暗暗祈祷这场饭局快点终了。

桑若看出了我的不安,借口要和自己父母独处,把我赶了出来,不得不说,那一刻,我真的很感激。

出门后,我立马给桑桑回拨过去,可是接连打了好几遍都没有人接,顿时,惊惶、恐惧,一切的负面心情全都涌入了我的脑中,我多想能生出一双翅膀,然后飞到桑桑身边,但是,就算我真的生出了翅膀,我也找不到桑桑在哪里。

我无力的跌坐咱马路上,旁若无人的哭喊着,真没想到,我心里居然积压了这么多的酸楚。

接着,我被随后跟过来的桑若捡了回去,像个孩子一样,窝在桑若的怀中一整夜。

当时,远在千里外的我并不知道桑桑当时正受着怎样的欺负,假如知道,假如知道,呵呵,假如知道了想必之后的事情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动,谁让她是一个这样狠的人呢,对他人狠,对自己更狠。

一个月后我华诞,大家聚在一块喝啤酒,桑若被多灌了几杯,晕晕乎乎的倒在我的身上。

终了的时分,同事们辅佐叫了一辆车,然后指手划脚的推搡着我俩,我无法,带着桑若回了自己家。

安顿好桑若后,我轻叹了一口吻,起身准备去睡沙发,临走时桑若忽然拉住了我,软软糯糯的说道,周舟啊,为什么在你的眼里看不到我呢,大家都说你对我很好,可是我真的看不到啊、看不到。

说着,居然细声哭了起来,低垂的长睫轻轻哆嗦着,好像一只自取消亡的蝴蝶,格外惹人怜爱。

我缄默,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好悄然摸着她的头。

待她睡安稳以后,我悄然退出卧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狠狠的吸着烟,一边掏出手机,看着桑桑发过来的祝福简讯,很普通很简短。

我犹疑着要不要打回去,打回去了说些什么好,失神间,香烟已见尾。

我猛地一下合上手机,站起身,朝卧室走去。

桑桑,我终于放弃了你,你快乐么?从那以后,我和桑若的关系稳定了下来,心里的疙瘩也随之解开,和桑桑也恢复了之前的联络,却也是不温不火,再回不到从前。

我会偶尔和她开个玩笑,但只是玩笑,即便心里还是在意,可是肩上曾经背起了属于另一个女人的义务,而那个女人,至少她很爱我。

决议和桑若结婚的时分,我给桑桑发去了喜帖,在那之前,我们简直断了联络。

她通知我她一定会来,我说记得带红包。

我笑着问她,来了见到我惊为天人的容貌会不会抢亲?她笑着回我,抢,必需抢,假如她打得过新娘子的话。

快速,我那久别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明知道是一句玩笑话,却还是充溢了等候。

我想说,我帮你抢,可是说出的却是,打得过我俩才行。

婚礼的那天,当我挽着桑若的手谨慎的带婚戒的时分,脑子里忽然冒出了当初和桑桑的一个商定,“你若未娶,我若未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想着,胸口处忽而一阵刺痛,我慌张的抬起头朝着入口出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掩饰好自己心情,继续着这场婚礼,我劝诫自己,怀中的人儿才是我最爱的人。

是谁让等候变成一场不测,空把流年付与岁月同去,任沧海沧海,难以忘情旧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