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世界名人网

客户服务 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名人名企 > 沉迷于社区商业美好想象的快递柜们,是时候认清现实了

沉迷于社区商业美好想象的快递柜们,是时候认清现实了

2017-12-18 来源:  浏览:    关键词:沉迷于社区商业
摘要:这场骗局非常深刻的折射出快递柜市场的尴尬,外界围观群众看起来,快递柜很方便,用户量非常多,可以通过向用户收费、向快递员收费、卖广告,做增值业务等多种方式获利,但实质上,快递柜却一直陷入无休止的亏损状态。快递柜公司“自欺”,…

快递柜本是提供便民服务的设备,但无奈市场并不愿意为这一服务买单,快递柜公司着眼于未来的宏伟蓝图,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扩张,导致亏损额度与日俱增,其中速递易原母公司三泰电子无奈被带帽“*ST”,最终不得不将控制权转卖给中国邮政。

快递柜竟然也有庞氏“骗局”

业内相关人士都知道现阶段快递柜是烧钱无底洞的项目,然而普通人,尤其是中老年人并不了解内中问题,以为看着每天都有人在用的快递柜是可以赚大钱的项目,这就给有心人创造了“发财”的机会。近日杭州警方侦办了一起打着快递柜名义,涉及三四千名投资人、近3亿资金的非法集资案件。

一家名为“全柜”的公司,宣称投资人可以买走一个或多个柜子一定年限的“运营权”,全柜公司则作为这些柜子的“代运营”方,每月给投资人返利。例如,投资人以5万元的价格购买6年的代运营期限,全柜公司每月支付给投资人投资返利1500元。这相当是年化收益超过15%的理财产品。

或许这家公司的本意并不是非法集资,而是利用民间零散投资人的钱去抢占终端快递柜市场。但实际上,稍微懂点行人都知道快递柜市场的问题所在,所以这种许诺高投资回报的集资方式,初心就有问题。这家公司于今年6月开始出现资金链问题,后续只能用后来的投资款支付给前人返利,由此陷入到“庞氏骗局”的漩涡之中。

这场骗局非常深刻的折射出快递柜市场的尴尬,外界围观群众看起来,快递柜很方便,用户量非常多,可以通过向用户收费、向快递员收费、卖广告,做增值业务等多种方式获利,但实质上,快递柜却一直陷入无休止的亏损状态。

快递柜公司“自欺”,未来很美好

普通人会以为是赚钱才会有这么多快递柜出现,而属于泛互联网行业的快递柜公司看重的不是眼前能否赚钱,而是期待未来的美好,认为快递柜解决了社区最后100米的快递问题,有机会成为社区商业的入口,如此一来,未来的潜力不可估量。其实,我在《社区新零售》这本书中探讨过快递柜未来潜力的问题,用一句话概括,“想当然”大过“所以然”。

自欺1:快递量年年增长,快递柜未来营收潜力巨大

邮政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全年完成快递业务量313.5亿件,中国快递业已经连续六年每年增长超过50%。增速如此迅速的快递市场,快递柜公司当然愿意为此投入大量资金。然而丰巢16年营收2173.97万元,亏损却达到2.36亿元,营收还不及亏损的零头。

以目前的市场形势看,这种高投入低产出的日子还会持续较长一段时间,多数快递柜公司很难独立存活到丰收的那一天。所以速递易、中集e栈等公司纷纷将快递柜业务转手,丰巢和中邮速递易成为当下市场中最大的两个玩家。

自欺2:不向用户和快递员收费,还可以靠广告赚钱

快递柜基础营收方式有三种,向用户收费,向快递员收费,广告变现。其中,用户对快递柜收费意见极大以至于不得不被叫停,而愿意为快递付费的快递员主要是那些收单业务大于送单的区域,快递员将时间用于收单可以获利更高,所以才愿意为快递柜付费。

依靠广告,是目前快递柜公司较为常见的营收手段。但问题是广告价值有限,一方面多数快递柜会被放置在角落位置使得箱体广告价值有限,另一方面快递柜的人流量还是太少以至于视频广告价值有限。广告可以为快递柜带来一定营收,但很难产生利润。

自欺3:以快递柜为社区切入点,未来可做增值业务

在《社区新零售》中介绍过,早期快递柜公司认为先解决最后100米快递配送问题,可以成为整个社区商业的入口,之后可以延伸其他社区增值业务,例如电商、金融等。速递易其实就是最典型的代表,15-16年风光时,做了不少增值业务。

在早前三泰控股的社区服务生态布局中,共有九个板块:三泰电子、维度金融、速递易、金惠家、微问诊、家易通、金保盟、三泰金服,必有商城,至于效果就不提了。其实,这是没能吸取快递公司做电商的教训,社区内的快递柜与增值业务没有直接相关性。

自欺4:误把自己当入口而不是工具,没能认清身份

在市场早期时,快递柜公司没能认清自己的身份,误认为解决了快递配送问题,就可以成为社区商业的入口,殊不知用户最多只把快递柜当成是生活中的一个线下工具,根本不是一个可以产生持续流量的线上载体,何来入口价值?

社区内类似的门禁产品,也都想成为流量入口,而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想法罢了。即便是物业自己大力推广的自身物业APP都未能形成真正入口价值,其他社区工具就更不要想了。快递柜是工具,不是入口,认清自身处境才能清楚未来方向。

自欺5:抢占社区点位,逐步培养用户付费使用习惯

即便不能成为社区商业平台,快递柜公司也想试试能不能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先抢占小区内的点位资源,让用户对快递柜服务形成使用习惯依赖,之后再慢慢培养用户的付费意识。从长远考虑,可以先亏5年,未来赚20年,也是划算的买卖。

现实中有一部分比较体贴的用户愿意为快递柜付费,也就几毛钱的事情。可对于大多数的用户而言,这不是几毛钱的事情,而是破坏了他们的消费认知,他们认为该免费的东西却开始收费,心理上很难接受。或许当用户对“包邮”不在敏感,快递柜的春天就到了。

自欺6:用户粘性?快递柜用户不是快递柜公司用户

实际上,有越来越多的小区用户,由于上班关系非常认可快递柜的服务,并成为忠实用户。快递柜有足够的使用粘性,甚至已经成为小区内不可或缺的标配,但这其中有一个关键问题,这里的“粘性”是快递柜的粘性,而不是快递柜公司的粘性。

更直白的说,快递柜用户不是快递柜公司用户,他们用的是快递柜,而不在意是哪家快递柜公司提供的,若是第二年物业公司换了一家快递柜公司合作,这部分用户就直接被人家接管了。类似的,公交车乘客坐的是公交车,不在意是哪家品牌的公交车。

自欺7:在老虎头上拔毛,向物业收取快递柜使用费

之前还看到过另一种快递柜营收的想法,是向物业收取快递柜使用费。有这个想法可能是不太了解社区结构和物业的地位,我在《社区新零售》一书中,反复介绍过物业在社区商业中的价值地位,快递柜想向物业收费无异议于是在老虎头上拔毛。

尤其是包干式的物业公司能省则省,酬金制的物业公司也不会愿意给快递柜公司支付这笔费用。现在快递柜已经成为新楼盘的标配,或许随着快递柜公司的壮大,以后二者的市场地位会出现对调,但短期内仍会是由物业占据主导地位。

快递柜公司“被欺”,物业是地主

事到如今,早期的快递柜公司们大部分都已大梦初醒,不再自欺的迷恋社区商业美好未来,而是主动将快递柜业务转手,邮政主导的中邮速递易和顺丰主导的丰巢成为最终的两大市场玩家,这两家公司是在围绕快递业务进行战略布局。快递柜已从第一阶段的市场混战进入到第二阶段的巨头博弈,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是我在《社区新零售》中反复强调的,就是物业关系。

被欺1:物业坐地收费,快递柜的主要支出就是物业点位费

在快递柜的成本结构中,除了柜体的生产成本和安装费外,给物业的点位费是最大的运营成本,随着这两年快递柜市场竞争加速,在一线城市小区的快递柜点位费也水涨船高,有些已达1万上下。有这笔运营费用,快递柜公司很难赚钱。

有些优质物业为了管理有序,合理利用小区空间,只合作一家快递柜公司,相应的费用会更高一点。而有些不规范的物业则更在乎利益,尤其是没有业委会的小区,不用考虑小区空间利用,所以会同时与多家快递柜公司合作,赚取更多点位费。

被欺2:物业的租约一年一签,点位费年年上涨,价高者得

早期物业不太在意也不太懂快递柜这块市场,所以愿意与快递柜公司签三年的合作长约,但随着快递柜的普及,以及竞争加剧,物业有了更强的话语权,并发现签一年短约最为有利,因为第二年可以有更强的租金议价能力。

当然正规一些的物业不会狮子大开口,而是根据市场价进行租金调整,但对于一直亏钱的快递柜公司而言,每一年点位费上涨都无疑是在被喝血挖肉。因为一个小区的点位费上涨2000问题不大,但1000个、10000万小区都上涨就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了。

被欺3:一旦快递柜公司开始盈利,物业可终止合作并自营

现在很多大物业公司每天都在琢磨如何可以在社区内赚更多的钱,在快递柜公司普遍亏损的情况下,他们乐于以简单粗暴的收租方式赚钱,然而一旦快递柜服务市场成熟,快递柜公司可以产生更多的营收时,快递柜公司完全可以停止合作,自己单干。

快递柜已成社区标配,如果其产生更强的营收价值,物业完全可以自己采购柜子后放置在小区内。如今的快递柜已无技术门槛,可以生产加工的钣金厂非常多,软件系统也是现成的,后续的运营与维护也有公司可以提供。事实上,已经有物业公司在这么做了。

被欺4:非小区原有标配,免费给业主使用≠物业不收点租

快递柜的尴尬在于,它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小区服务业态,非小区原有标配终端,所以想进入社区就要受制于物业。虽然是免费给业主使用,但不等于物业不收点租,毕竟在物业眼里这是一个有营收的项目,所以收费就在所难免。

若是快递柜公司向小区用户收费,业主就会有意见,已有在小区布点的快递柜跟业主收费,最后被物业赶出去的例子。目前快递柜在社区内的定位还不够明确,是该视其为与信报箱、垃圾桶一样存在,还是社区内的经营服务项目,存在不同态度。

快递柜本是便民好事,却遭遇如此尴尬,政府能否介入?

在2017年全国邮政管理工作会议上,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明确提出:大力推进快递末端设施能力建设,加快智能快件箱建设布局,力争派件量占比提高两个百分点,逐步形成以住宅投递、智能快件箱投递和公共服务站投递等模式互为补充的末端投递服务新格局。这充分体现了国家政策层面的支持。

早在2015年,国家邮政局审议并通过了《智能快件箱投递服务管理规定(暂行)》,但其中没有对快递柜进小区是否该付点位费有明确规定,而目前来看,社区内快递柜服务,是涉及到电商卖家、快递公司、快递柜公司、物业、用户等五方关系,利益相关性较为复杂,核心话语权掌握在物业手中。 

快递柜是智能终端,无法向信报箱一样,一次性投入之后就可以作为社区内的基础配置,其还有后续的运营成本,目前这部分成本都积压到了快递柜公司身上。快递柜持续亏损的发展方式,是不合理的,没有一家快递柜公司可以长此以往的承受下去,所以快递柜市场必须做出调整。

若以行政手段将快递柜的运营成本转嫁到物业公司身上,那这笔费用肯定是要从物业服务费中来出,而那些不使用快递柜的业主就会有意见。如果是可以赚钱,那物业自然愿意接管这块服务,如果只有支出而没有利润,物业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可以协调的空间主要是每年给物业的场租费,能不能少点?这是矛盾焦点之一。

这就需要有政府及邮政体系的介入协调,把快递柜作为一个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基础便民服务,若仅以市场竞争的方式来解决,只能助涨物业收取点位费的价格。但这么做就涉及到中邮速递易与丰巢之间的关系,二者彼此竞争,这件事邮政就不好出面解决;若二者合并,以邮政来主导协调进社区或能大幅度降低快递柜公司的运营成本。

我在《社区新零售》中也提示过,社区市场发展关乎民生问题,其中有些细节工作非常敏感复杂,快递柜就是其一。没有政府政策支持引导,处于弱势地位的快递柜公司只能任物业宰割,而之前所谓未来可以成为社区商业入口、社区生活服务平台的构思其实是快递柜公司在自己骗自己,因为这件事也是物业自己想做的。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王利阳,微信公号:言区社】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