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世界名人网

客户服务 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 > 激荡的五年:光伏产业不相信眼泪

激荡的五年:光伏产业不相信眼泪

2018-06-04 来源:凤凰新闻  浏览:    关键词:
原标题:激荡的五年:光伏产业不相信眼泪
要闻 激荡的五年:光伏产业不相信眼泪2018年6月4日 18:58:24
2012年,中国光伏年新增装机仅3.58GW,占当年电力新增装机的2%;累计规模6.5GW,占全国电力总装机的0.3%!彼时,光伏组件价格在5元/W,系统成本10元/W!
2013年,国八条的发布,全面开启了中国国内的光伏市场;当年的新增装机就迅速扩大到12.9GW!中国光伏产业进入蓬勃发展的五年!
2018年,光伏新政来临,来自六一儿童节的“断奶”礼物,彻底掀翻了整个光伏界。而此时,我们光伏的系统成本已经降低到5元/W !
回顾最近五年的发展,在众多的唾沫中我准备给大家写点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看到的行业现象。不期望得到大家理解,更愿意跟朋友们一起分享。惟愿光伏企业的有识之士能够走向正确的道路,通过这次产业调整凤凰涅槃,腾飞得更高更远更稳定!
一、2013年,打开投资光伏的潘多拉魔盒
当年装机规模12.92GW,当年累计规模19.43GW。光伏组件主流型号为250Wp(60片,下同),价格在4.5元/W,系统成本约9元/W!
2013年,我所在的上市公司募资到35亿港币,准备大举投资光伏电站。同时期,若干个香港上市公司筹备大量资金,揭开了光伏地面电站大规模投资的潘多拉魔盒!和其他同行不同的是,经过各方面的判断和计算,最终我们却只完善了一个屋顶电站。现在看来如果当初全部资金投资地面电站的话,可能只会落得破产清算的结果。
(1)为什么放弃投资地面电站?
2013年几乎所有同行都选择了用火电投资模式来投资光伏电站,我们也不例外!然而在即将投资的前夕,一次现金流的计算使得我彻底放弃了投资地面电站。原因如下:
首先火电投资模式的好处是可以通过夸大造价抽逃资本金,从而为扩大规模赢得滚动机会。这个模式在之前二十年的电力建设中属于行业公开的秘密。事实证明,在缺电阶段这个模式可以保证现金流的支付和满足银行还本付息。其依赖的基础是按照5000小时计算投资回报的电站经常发电超过6000小时。和火电不同的是,光伏电站的可研以1500小时计算投资回报,但由于各种原因不仅无法超发,反而多半远低于可研值。这就使得抽逃资本金成为幻想。而现实的情况是,很难有企业能够抵御抽逃资本金的诱惑,哪管后期电站现金流断裂?
其次更要命的是,占销售收入60%以上的补贴不能跟电费一样按月支付。当时我们有个2011年投产的青海电站到2013年6月都没拿到补贴。依次推算新电站的补贴至少需要两年以上才能到位,这将直接导致无法保证还本付息。
多方权衡之下,果断选择放弃西北投资地面电站。以后几年的情况显示,火电投资模式的金融特点是不适合用于光伏电站行业的。
(2)两个并购的失败
在枪毙了光伏地面电站投资之后,我们发起了两次并购,结果因为机缘巧合,均以失败告终。
第一是并购中兴能源公司深圳的13MW屋顶光伏电站。失败的原因是所有电站都没有独立法人公司,在价格和管理方式都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由于无法收购电站的母公司而告终!这个案例为之后设立电站独立项目公司提供了深刻的教训。
第二是入股火电企业-北京三吉利能源公司。也是在公告已发,合同签订报国资委批准的程序中,因为华润宋林被查,殃及池鱼而终止。当时的考虑是做新能源的同时拥有传统能源以应对未来的竞价上网。
二、2014年,地面电站的推进和分布式的萌芽
当年装机规模10.60GW,当年累计规模28.05GW。光伏组件主流型号提升到255Wp,价格降至4元/W,系统成本8元/W!
看到地面电站的潜在风险之后,2014年我们开始大举投资屋顶分布式电站。至今看来,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1)分布式电站的选择
基于地面电站的现金流风险,2014年我们选择了自发自用光伏电站的投资。当时身边所有同行都沉浸在地面电站的投资游戏里无法自拔,而我们却提出要大举投资屋顶分布式电站。
(2)分布式电站融资模式的突破
2014年分布式电站的最大障碍是几乎没有金融机构愿意为屋顶电站融资。我们通过与电站各个环节的业主方、开发方、EPC方以及运营方通过保证屋顶质量,包死投资造价,约定保底发电量,运营业绩和发电量绑定分成的方法解决了银行风险控制的顾虑,顺利获得了银行融资。在此之后的几年里,合作兜底模式不仅保证了我们自己的融资,还为其他投资企业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3)超指标建设的黑洞
从2014年开始,地方政府在拉动投资的驱动下,通过各种承诺让部分光伏投资企业陷入了超指标建设的“黑洞”。最典型的就是明明没有指标,却给电站投资方发放过多的地方路条,使得部分电站没有国家指标的情况下无法并网,真正的成为了“晒太阳的太阳能电站”!
三、2015年,集中和分布式地面电站的狂欢
当年装机规模15.13GW,当年累计规模43.18GW。光伏组件主流型号提升到260Wp,价格降至3.8元/W,系统成本7元/W!
2015年是光伏电站加大规模投资的一年,多方都为如何拿到电站指标费心费力,绞尽脑汁。主要表现如下:
(1)似是而非的分布式电站
有鉴于最初的分布式电站都不需要指标,在政府界定综合利用电站可以视同分布式电站的情况下,“农光互补”,“渔光互补”,“林光互补”~乃至“墓光互补”都纷纷登上舞台。演绎了一场分布式电站的变形金刚大会战。
(2)屋顶全额上网电站的投资
在国家规定涉及地面的分布式同样需要指标之后,屋顶全额上网电站成为不愿意买路条的投资者的首选。坦率的说,我们是最早大规模进入这个领域的投资企业。这也为未来投资收益带来了不确定的风险。
(3)先建先得之阳光下的黑户电站
为了抢指标,最要命的政策是“先建先得”。在地方政府无法平衡指标的情况下,多个地方选择了“先建先得”电站指标的做法。这使得光伏投资企业在没有指标的前提下也必须完成电站的建设。从而使得大量电站成为“阳光下的黑户电站”。为电站投资失败留下了惨烈的祸根。客观的说,虽然这是企业的自我选择,但是政府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四、2016年,限电和负现金流下的资本盛宴
当年装机规模34.24GW,当年累计规模77.42GW。光伏组件主流型号提升到265Wp,价格降至3.2元/W,系统成本6元/W!
2016年开始,大规模限电和补贴不到位的风险凸显,然而仍然挡不住光伏电站的投资步伐。即使现金流为负,各类主流非主流上市公司以投资光伏电站为借口募集资金的情况仍然层出不穷。
(1)限电和补贴拖欠下的筹资盛宴
上市公司光伏地面电站频繁融资的真正意图
很多企业基于牛市不炒股,对不起自己的想法,不管不顾之前自己是做什么产业?有什么专业资源?只要能够在股市上把股价拉高,股市套利就行。因此,在绝大多数投资者对可再生能源尚不了解的情况下,高调宣称自己进入光伏发电行业,以期拉高股价,方便套利。
同样的基于牛市不圈钱,对不起自己的想法,在流通性如此之好的情况下,利用好概念把大量现金拿回来,然后拥钱自重的企业不在少数。圈钱回来之后,至于宣布的项目是否投资?反正到时候说项目不赚钱,所以放弃转投其他项目的理由多得是,监管层也是无可奈何。
第三、降低企业负债率
在以上两个目的达到之后,大量资金进入上市公司,将大大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使得企业信用更好,从而利用银行贷款的条件更便利,为企业进一步融资创造条件。
第四、套取银行配套资金
即使是项目在前几年的现金流为负数,但是由于国家对可再生能源的支持,从股市融到资本金之后,由银行配套贷款,得到更多的流动资金也是企业融资的重要目的。对于非光伏专业投资企业来说,在不了解光伏发电金融特点的时候,很容易产生从银行套取建设资金,然后资本金挪作他用的想法。这在实际操作中更将加剧项目投资的巨大风险。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